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葉飛鴻

落叶的声音秋知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可还记得,上辈子你爱过谁?  

2008-10-27 14:05:01|  分类: 東拉西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从一个妹妹那听来的,我觉得很不错,贴出来和朋友们一起欣赏:

 

 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算是妖怪呢,还是神仙。

  我有个听起来很慈祥的名字,叫孟婆。虽然我实际不过是个文静、秀气的姑娘。

  我的职业是熬汤,就是俗称的“孟婆汤”。

  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到我这里来喝汤。他们之中,有自愿前来的,喜笑颜开的样子,说是终于可以解脱苦海,重新做人;也有的是被小鬼押送前来的,哭着喊着来世还要和某某在一起,求我放过他们。

  然,我是不会让碗空着收回的。

  可我一直很好奇,是什么让那些人如此地难以割舍,竟能抵抗住孟婆汤香飘百里的诱惑。据说,是一种叫爱情的东西。

  那,爱情又是什么?它有蔗糖那么甜?它有黄连那么苦?

  有时候,我也会趁小鬼不注意偷偷地翻看那些人的在世记录。看的多了,我才知道在阳间,人都是从一个个小娃娃变成大人,然后随着日月轮换逐渐老死,或是遭遇了天灾人祸便提前到了我这里。

  我的样貌为何从来都不曾变过?我的眼里怎么从来都没有像阳间女人那样流过水?

  难道就因为我是熬汤的孟婆?

  我忘了是哪一年,哪一月,只是个日落的黄昏,小鬼押了他进来,打翻了我端上前去的那碗汤。

 “小柔,别走。”他用力拉扯着我。

  我一动不动。我是被吓到了。那一双手,那一双还残存着余温的手

  原来人的手是这样的。

 “小柔,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,你别怕,我会保护你。”他还在不停地说。

 “小柔是谁?”我终于问了。

 “你怎么了,小柔?你就是小柔啊!”我的手快被他捏碎了,而我依然体会不到疼的感觉。

 “你错了,我是孟婆,从来都是。”我看着他的眼睛冷冷地说。

  呵,原来他在阳间竟是这个样子的:泥瓦、布衣、粗茶、淡饭、书……还有一个长相与我一样的女子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一路叫他“书呆子”。他叫他小柔。

“书呆子,你已死了。你们村的霸王李抢亲把你打死的。”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他。

  很奇怪,我突然地变得罗嗦。

“不对,你骗我。小柔,你是小柔!”他又过来拉我刚才抽出来的手。

  我看到有水从他的双眼中落下,滴入我手中端着的汤中。

“喝了它吧,喝完了,你便能有新的开始了。”说完,我像以往那样稍施法力将汤灌入他的口中。

  他的眼神慢慢散了开去,那些泥瓦厚书,那个娇柔女子,眨眼间,消失殆尽。

  他随小鬼离开,不挣也不抗。

  我喃喃而语:书呆子,只一碗汤,你便忘了你的小柔么?

  难道,这就是所谓的爱情?如此地不堪一击,又为何让人甘愿为它受罪?

 我依然熬着我的汤,依然偷看来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记忆。

 只是再不曾大意让人握过我的手。

 某天,我面对一个白发苍苍前来喝汤的老者。

“书呆子,你可曾记得前世,你的小柔?”我问。

 他的平静出乎我的预料。我自他的眼中,看到的是一片空白。难道他这一生几十年,

 竟是空白?

“谈什么前生来世,人不过是匆匆走一遭。能留住的,自不必强求;留不住的,终究是要放手。”他转身而去,独我一人怅然面对一空碗。

  又是一世轮回,他站我面前。

“书呆子,你还记得小柔吗?你曾为了保护她被人乱棍打死在拜堂成亲之日。”我问。

“小柔是谁?”他茫然地看向我。

 战争、逃亡、炮灰、酷刑……这一生,他吃了不少的苦。这一生,那个女子是陌生的, 他唤她“静儿”。

“你忘了小柔了,你走吧。”我把汤递过去。

 爱情,竟是如此。

 虽然有海誓山盟,终归敌不过时间的磨蚀。

 这一生的最爱,在下一世,却是连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。

 爱着的人呵,好好握着他的手。下辈子,你身边的人就不再是他了。

 你可还能记得上辈子,你爱过谁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