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葉飛鴻

落叶的声音秋知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遥远的鼓声  

2009-06-12 08:44:33|  分类: 心情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遥远的鼓声 - 秋葉飛鴻 - 秋葉飛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很小的时候,就老听妈妈说,我是属马的,算命先生算我这辈子是东奔西跑的命。不过我是匹海马,一生不能离了水。

 参加工作后,老妈连说算命先生算的不准。

 没想到一过30岁,算命先生的话还真的灵验了。我从银行辞职了,真的开始东跑西颠了,真成了一匹不停奔波的马儿了。而且一直都只呆在靠海近江的地方。因为一直记着大人说我近水有利这句话。

 老妈说我命中八字成局,五行也不缺,命中注定将来是能文能武,外婆也说我命带双文曲星。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,我那时啥也不懂,想来她们当时这样说是内心对我有一种期盼。

 待的长大了,功课也是不差,我是那种学着不费力,并不太用功的那种学生。精力旺盛时间多余,就光用来学些个琴棋书画玩了。

 但我天生不是个做官的料,因为心太软。没想到工作后还一直担任着点小职务。离开银行后,也是一直做着点小官,古语说慈不掌兵,义不掌财。我还全占了。好像竟也没干砸了。

 我还是个有点迷信的人,所以一直以来不敢做太坏的事。就这样不好不坏混到今天。

 小时候,因为家里成份很高。跟着爸妈不停的转换着新的地方。一旦所在地阶级斗争激烈了就得去个新地方。那时候谁不怕那个啊!

 我出生在赣南于都,就是红军长征过第一条河的那个地方。不久就来到祖父外祖父的老根据地南昌。祖父家在六眼井,外公家在西书院街,我在那在外婆身边度过了我的幼年童年,书院街听说可了不得,以前是豫章书院所在地,这里曾经名士辈出,明朝以来高儒往来不断,每当朝庭大考,别小看了这条不长的街,那是屡屡有这里出来的学子在京城高中,给小街带来喜讯。老人们说在这里长大的孩子都会很有几分书卷气,说此间风水好。

 今年,得空去那六眼井和书院街故地重游,两条街其实紧挨着,不远。变化说大却还能看得出旧时的痕迹。政府有意对这条街进行了保护,祖父祖母早已作古,外公也已离世24年,外婆还在,今年98了,只是也早不在此居住了。这条街上我已不再有熟识的人了。物是人非了。

 儿子已是狗嫌之龄。近来老是干些狗都讨嫌之事,相信这个阶段很快就会过去。他对这一切理所当然没有半点感情,我和他说起那每一处我曾留有记忆的所在,他从来没有一丝丝的反应。不过说来这些和他也确实无关。或许将来能让他们怀旧的内容应该是肯德基和奥特曼之类的吧!

 这些年一直在上海,早已融入了上海的海派生活,不过对从小生活的地方却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情感。早前,有人问我,将来老了想在哪里过老,我脱口说出杭州。人问我为何?当时说不出为啥。现在有了答案,在上海我已习惯了,但还有对家乡的依恋,杭州东接上海,西连南昌。背靠着家乡心里踏实,所以会说想在杭州养老。这里面其实有着对家乡的依恋情。

 儿子到时可能也许就不会如我一样有这样一份情感,也许将来他会在北京,在上海,也许将来定在国外,把他乡当作故乡了。于此,我莫可奈何,我又能如何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